<s id="ksxtu"><object id="ksxtu"><blockquote id="ksxtu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s>
    1. <button id="ksxtu"></button>

        <center id="ksxtu"><video id="ksxtu"></video></center>

      1. 東莞網站建設_網絡營銷外包_營銷型網站建設領先者_金站網
        新手機暗藏“流氓軟件”難卸載 自動安裝防不勝防

        發布時間 : 2015-08-24 10:57:58 來源 : 金站網 瀏覽次數 : 新手機暗藏“流氓軟件”難卸載 自動安裝防不勝防

          8月6日,網絡安全技術人員向記者指出流氓軟件的入侵過程。點擊一色情網站安裝播放器的提示后,“流氓軟件”會在后臺運行,自動給電腦裝上若干個軟件,侵占電腦存儲空間。

          在電腦和手機的屏幕上,“流氓”日漸猖獗。

          今年7月底,工信部發布2015年第二季度電信服務質量通告顯示,在對40余家手機應用商店應用軟件進行的技術檢測中,共發現有80款應用軟件存在問題,其中大部分軟件系惡意相互捆綁,強制安裝在手機上,也就是俗稱的“流氓軟件”。

          不僅是手機,電腦“流氓軟件”同樣大行其道。有網絡安全機構發布數據顯示,目前存在于PC端用戶的“流氓軟件”有數百款,其中不乏較為知名的軟件,不少軟件用戶數高達百萬級。

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,“流氓軟件”肆虐背后,是一條漸成產業的灰色利益鏈條。“流氓軟件”作者采用強制捆綁、欺騙安裝等方式推廣軟件,并從軟件廠商或職業推廣人處獲取利益。據了解,通過這條利益鏈,一款捆綁五款軟件的“流氓軟件”半年獲利達數百萬元,軟件廠商、職業推廣人和“流氓軟件”作者等均從中獲益。而大量因此遭受損失的手機和電腦用戶,維權困難重重。

          專家認為,“流氓軟件”侵權行為很明顯,但舉證過程太過艱難,相關部門應該加強網絡監管,同時還應完善相關法律法規,嚴懲軟件“耍流氓”。

          新手機裝了35個軟件

          待售手機被預裝大量應用軟件;暗藏“流氓軟件”難卸載

          王成發現他的手機不對勁兒是在今年8月初。

          他新買的手機預裝了一款游戲,隨后不久,這部手機在沒有數據流量、沒有通話,且還有60余元剩余話費的情況下,突然被停機。

          經向通信運營商營業廳查詢,王成發現自己的話費全被游戲吸走。該款游戲每過一個關卡都會要求點擊“領道具”,“我都是習慣性的點擊,可能觸發了扣費鏈接”。

          類似王成遭遇“流氓軟件”的經歷層出不窮。去年央視3·15晚會曾曝光,被預裝在手機里的“流氓軟件”,除了植入木馬吸費,還會泄露用戶的個人隱私。

          近日,新京報記者以購機者身份來到公主墳一家大型連鎖手機店,店員小李拿出多個品牌的智能手機,每個都有多達數十款預裝應用軟件,其中既有手機生產廠商自帶,也有通訊運營商開發以及來自第三方的應用軟件,最多的一款手機被預裝了35個第三方應用軟件。

          “手機預裝軟件都可以卸載掉,”當有用戶對手機上的預裝軟件表示反感時,小李一邊解釋,一邊演示卸載方法。但記者注意到,小李只是演示部分手機應用軟件,一些已裝入手機系統ROM包的“流氓軟件”,他無法卸載。

          手機安全專家萬仁國表示,區分預裝是普通推廣還是“流氓軟件”,一個重要指標就是看預裝軟件能否被用戶輕易卸載,“不能卸載的,就是一種流氓行為”。

          記者注意到,早在2006年,中國互聯網協會就公布了“流氓軟件”的定義,其特征包括強制安裝,難以卸載,瀏覽器劫持,廣告彈出,惡意收集用戶信息,惡意卸載,惡意捆綁等。

          萬仁國還提醒,預防手機“流氓軟件”,除了安裝手機安全應用、去正規軟件市場下載外,還要特別注意“權限最小化”,用戶應盡量拒絕不合理的權限要求,避免隱私被泄露。“如果有一款手電筒應用,卻提出要讀取、修改你的短信,這時候就應該警惕,拒絕或者直接卸載”。

          “靜默安裝”防不勝防

          電腦“流氓軟件”偽裝花樣百出,20分鐘被偷裝11款軟件

          “流氓軟件”不只出現在手機里,電腦也有其“耍流氓”的空間。

          “我的電腦怎么這么慢?”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大三學生劉玲,最近恨不得砸了自己的電腦。

          這臺筆記本電腦是她在大一開學時,花了4000元買的。“幾乎每學期都要重裝一次系統,但也只能維持兩個星期”,劉玲說,電腦“卡得要死”,開個Word要3分鐘,開個瀏覽器要5分鐘,甚至都不能很順暢地打字。

          電腦和網絡知識欠缺的劉玲,只是記得自己在安裝軟件時,電腦桌面上經常會出現其他軟件的圖標,一般裝好系統后兩個月左右,桌面上就能堆上20多個軟件。

          劉玲的電腦為何會“卡得要死”?網絡安全專家安揚經過檢測給出了答案:電腦上被“靜默安裝”了一大批“流氓軟件”。“所謂‘靜默安裝’實際上是一個執行程序”,安揚解釋,該程序被點擊運行后,會在用戶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安裝大量軟件。

          在安揚的指點下,記者登錄一個暗藏“靜默安裝”的網頁,點擊該網頁上的視頻鏈接后,并不能播放視頻,而是彈窗提示需下載一款名為“T云播”的播放器后,方能在線觀看視頻。但按照提示下載,出現在電腦上的并非“T云播”,而是某音樂軟件的安裝包,安裝后電腦桌面上會接連出現其他軟件。

          windows任務管理器顯示,20分鐘共“靜默安裝”了來自不同軟件公司的11款軟件,僅殺毒軟件就有5款,在此過程中電腦完全處于死機狀態,無法打開任何一個頁面。專業人士表示,同時運行多個殺毒軟件,會導致電腦死機。

          安揚表示,正常情況下,軟件公司為推廣軟件、擴大用戶量,會與另一軟件公司合作,通過捆綁方式將對方用戶轉化為自己的用戶,用戶則自主勾選決定是否接受捆綁。“但現實是,很多軟件在推廣時,受利益驅動肆意捆綁多款軟件,并采用‘靜默安裝’方式,用戶下載一款軟件或點擊廣告位時,電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安裝其他軟件,內存被占用,拖慢了電腦的運行速度”。

          軟件推廣“潛規則”

          軟件推廣聯盟催生職業推廣人,招攬人員散布“流氓軟件”

          業內人士介紹,在預裝軟件和“靜默安裝”背后,是一些軟件公司為了增加用戶量,會與推廣聯盟合作或成立自己的軟件推廣聯盟,推廣自己的軟件產品。廠商在聯盟上提供了安裝包,供注冊會員下載。

          但其中一些“靜默安裝包”會被“流氓軟件”利用,而注冊于各推廣聯盟,從事推廣各類軟件的職業推廣人也隨之出現。

          業內人士稱,職業推廣人會發展一些軟件編程人員,由這些人員將所需推廣的軟件捆綁到自己的軟件上,將下載鏈接隱藏于廣告位,甚至用木馬病毒進行推廣,這些軟件最終“靜默安裝”到用戶電腦或手機里。

          安揚坦言,這類推廣方式,即使網絡安全從業人員,也很難監測到相關安裝軌跡,并固定證據進行維權。

          “一次裝機,終身領工資”,在一個大型的軟件推廣聯盟網站,其注冊頁面上的廣告語非常有吸引力。在這個網站上,職業推廣人完成注冊后,就能在這里獲取帶有“流氓軟件”的安裝包,然后通過木馬病毒等方式偽裝傳播,一旦有人安裝,他們就會得到積分。

          該聯盟網站規定,注冊的職業推廣人可在固定時間通過網站查詢積分情況,1000積分相當于1元錢,可兌換現金或在官網商城換取禮品。

          記者從該網站下載了“一鍵安裝合集7月第一版”安裝包,內含11款軟件,報價從0.2元到1元不等。安裝包名稱還含有每名會員專屬的推廣代碼,通過這個代碼可以進行計費。

          在這個安裝包的功能選項里,“設置網址導航為IE主頁”、“設置默認瀏覽器”、“添加網址導航到IE收藏夾”三項被默認勾選。如此一來,被安裝的電腦運行時,從打開瀏覽器到訪問主頁,都會自動運行所勾選的操作。

          此外,安裝選項還默認勾選了“不顯示安裝進度”,使之變成一個“靜默安裝包”。同時,網站提示了幾種鎖定主頁的“技巧”,其中包含不要安裝一些殺毒軟件等。

          根據報價,安裝包內軟件有效安裝一次,可獲得200到1000不等積分。該聯盟官網自稱已有300萬個注冊會員從聯盟領取“工資”。知情人士透露,這些“工資”本質上都來自需要推廣自己軟件的廠商。

          通過查詢該聯盟報價不難發現,殺毒軟件安裝的報價最高,賺錢最多,基本上每被有效安裝一次,職業推廣人都能獲得1元至2元。

          暴利驅使 “流氓軟件”肆虐

          以截圖軟件面目出現;捆綁五款軟件,影響116萬用戶

          “流氓軟件”泛濫成災背后,離不開利益驅動。

          在記者電腦里被“靜默安裝”的一款殺毒軟件,安裝程序后面有一個ID號。

          “這個ID號就對應了會員在推廣聯盟注冊的賬號”,安裝完成后,軟件廠商會自動為這個ID做一次安裝成功的記錄。同時軟件廠商通過安裝成功次數對該ID號進行積分,達到一定積分量后,ID號的注冊者即可相應兌換變現。安揚說,根據網絡聯盟報價估算,記者電腦上被“靜默安裝”的11款軟件,能讓推廣者獲利近10元。

          軟件開發人員張原向記者回憶,他半年前曾做過一款小軟件,并把下載地址傳到某網絡論壇上,留下QQ號希望大家試用后提些建議。

          建議還沒等來,他卻等來了“商機”。“一些軟件職業推廣人加我為好友,上來就說有好產品推薦給我做。”張原說,這些職業推廣人希望用他的軟件捆綁其他軟件進行推廣,同時發來的報價單里,還有各種推廣軟件報價,其中一款視頻軟件有效安裝一次就可以賺2元,按安裝量每周結算一次。

          據互聯網安全機構上半年的統計,一款作為“流氓軟件”的截圖軟件,被捆綁了五款軟件,受影響的用戶數量116萬。其中一款軟件每有效安裝一次報價為0.7元,照此計算,該截圖軟件總共可從軟件廠商處獲利81.2萬,捆綁的五款軟件半年獲利或達上百萬元。

          手機預裝軟件也是如此,公主墳迪信通店店員小李說,新手機內預裝的軟件,分別來自廠商、通訊公司開發和第三方應用。

          業內人士還透露,手機從出廠到銷售有多個環節,如果某一環節重復預裝上一環節已經預裝過的同一款應用軟件,在軟件廠商的統計中不予計量,無法獲得收益。因此各環節進行手機預裝時,往往會卸載掉一部分已經預裝的軟件,再重新進行預裝。一款手機到達消費者手中時,被預裝幾十款軟件也就不足為奇。

          此外為了提高預裝軟件效率,一些環節還會使用一種“裝機神器”的設備,“一兩個人幾分鐘就可以預裝好幾十部手機”。

          軟件“治安”需法律完善

          “流氓軟件”侵權舉證難度大;違法風險低,維權成本高

          有互聯網安全機構今年7月提供的數據顯示,PC端“流氓軟件”每月“靜默安裝”的軟件數量高達1.09億個。手機端今年第二季度共截獲安卓移動平臺新增惡意程序樣本550萬個,平均每天截獲新增手機惡意程序樣本近6.04萬個;累計監測到移動端用戶感染惡意程序6573萬人次,平均每天惡意程序感染量達到了72.2萬人次。

          據統計,這些新增惡意程序主要是資費消耗,占比高達80.5%;其次為惡意扣費和隱私竊取。

          今年7月28日,工信部發布《2015年二季度檢測發現問題的應用軟件名單》,共有80款手機應用軟件因強行捆綁其他無關應用軟件或惡意吸費被下架。

          面對“流氓軟件”的進攻,部分殺毒軟件雖然可以做到部分攔截查殺,但對“靜默安裝”的知名廠商軟件卻無能為力。“如果殺毒軟件發現這種捆綁并進行查殺了,人家以不正當競爭為由來告你,一告一準兒”,安揚說。

          安揚表示,很多“流氓軟件”的“靜默安裝”列表放在網絡服務器上靈活配置,不斷變化,在不同地區和不同環境還會有不同表現,這對于監管部門的調查取證帶來了較大難度。同時“流氓軟件”法律風險比較低,違法者有恃無恐,更通過各種各樣的技術手段隱蔽自己。

          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、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稱:“流氓軟件”在沒有明確告知或告知不明顯的情況進行捆綁,侵犯了用戶的知情權和選擇權。如果網絡聯盟和被捆綁軟件廠商對“流氓軟件”行為知情,也存在侵權嫌疑。“但是要證明其知情,舉證難度很大。因為維權成本過高,很少有人作出維權選擇”。

          亞太網絡法律研究中心主任、北師大教授劉德良稱,“流氓軟件”靜默推廣、惡意吸費、盜取信息等行為涉嫌侵犯用戶知情權、網絡空間所有權、債券、隱私權、信息財產權益等多項法律規定權益,牽涉消費者權益保護法、物權法、不正當競爭法等多項民法,性質比較分散、復雜,因此法律條文中并沒有對種種侵權行為的具體界定,若要解釋,除在民事立法領域需要完善,一旦“流氓軟件”推廣行為涉及侵權行為,涉及行政法、刑法范疇的,還要在這些法律上加以規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發表評論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    登錄名: 密碼:   
          歡迎您!  
        評    價:  好評  中立  差評
        表    情:
        驗證碼: 看不清楚請點擊圖片刷新驗證碼  
        最新評論 (全部0條評論)